劳动节随想

​ 五月一日,是国际劳动节,是为纪念 1886 年美国芝加哥劳工争取八小时工作制而被警察武装镇压的干草市场事件而设立的。

​ 戏谑的是,在今年的国际劳动节之日,国家地理杂志的微博居然发布了一套包含黑人采摘棉花在内的“致敬劳动者”组图。黑人摘棉花是剥削的象征,与反对剥削的国际劳动节本意实在不符。同样戏谑的是,由于疫情影响,在艰难的就业环境下,有许多互联网公司的员工不得不在劳动节假日“自愿加班”。不知道他们收到别人发送的“劳动节快乐”时,心里是何种感受呢?

​ 劳动最光荣,这句话有错吗?显然没有。但当他成为资本家压迫劳动者的口号时,它就成了凶器。是一把使人放弃学习时间的堕落之刃,是一个使人甘于平庸的麻木之镰,它使得每个劳动者从一个活生生的人类转变为为资本工作的机器,谋害着劳动者的生命。

​ 但现实是有许多的人无法摆脱超负荷工作的现状。因为他们的生存就依赖着这份工作,不能离开,也不敢离开。我大体同意“先有生存再有生活”这样的说法。所以如果你在当下不太乐观的就业环境下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且你的资产累计不足以让你待业一到两年,那就先忍忍吧。否则,大胆地离开它,你的人生值得更好的工作。

​ 愿天下劳动者,在劳动节之日,都无需劳动。